卷湮金风

冷逆时泪需关爱,请将心转评和投喂尽情丢过来。
微博:卷湮金风

© 卷湮金风
Powered by LOFTER

【生化危机】【ABO】Gulag For Private 第二十三章

设定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主CP :Piers/Jake

次:Chris/Wesker

再次:Leon/Buddy


        Leon沿着通风管道一路潜行。管道狭窄而脆弱,恰恰好容纳他趴伏前进,哐当哐当地仿佛只要多承受一公斤的重量就会塌下来。他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地放轻了动作。积年的灰尘从他手掌下扑簌簌地扬起来,在手电筒照不到的地方凝成阴冷的黑暗,令他不自在地连打了几个喷嚏。

        虽然在十多年的特工生涯中,他时常面对这类容易触发人精神疾病的阴森场景,但多亏他是个“乐观的话唠”,尚且能自我排遣,再不济还有海尼根,尽管他的通讯官是个毒舌的女士,但聊胜于无不是么?而现在,他非常十万分地想说些什么了。恰好,感谢上帝,他拥有地图和换班表,天使又送来了海蒂·拉玛[1],这里信号满格。

        他敲了敲耳机:“萨沙,你还醒着么?”

        耳机那头立刻传来怒气冲冲的回应:“干嘛?”

        “你一直不说话,我以为你睡着了。”

        “要是你还这样大大咧咧地说话,或许马上就会出现一个从你旁边走过的士兵对你开枪。”

        里昂笑了笑拍了下手电筒,白光明亮起来,阴森蓦然散去:“哦,萨沙,你要知道,这不可能发生。海尼根说我有超乎常人的运气,这可是真的。”

        在一段电流的沙沙音间里昂听见一声斯拉夫式的哼气,“我们斯拉夫人也有句俗语‘猫儿也有不吃荤腥的时候’[2],说不定你的运气在今天用完了。”

        唔,不苟言笑的斯拉夫人原来是这么说笑话的,里昂想着在内心撇了撇嘴,戏谑道:“好吧,原来你这么期盼结束工作,那为了你我也会加快速度的。”

        那一端忽然沉默下来,只剩下绵长的呼吸声,久到Alpha认为他的另一半大概是又去准备教案时,斯拉夫人的声音又响起来,“你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克里斯,不担心泄密么?”

        “泄密?不,这怎么可能发生在他身上?”里昂在话筒里哧哧地笑,“虽然他这人有时候有些莽撞,一心只考虑任务,又乏味了点,但他绝不会是那种随随便便说漏嘴的人。”他听见电话那头嗯了一声,于是接着说下去,“DSO和美国政府现在都在‘家族’的掌控下,早已和安全毫无关联,或许有一天——或许有一天我也会因为这种不安定陷身囹圄或是更糟,我希望,我是说,我——”他顿了顿,换上一种凝重的语气,“我希望你能向BSAA寻求庇护,克里斯会帮助你。我——我很高兴你这次能答应帮忙。对于BSAA来说,这是个不错的敲门砖,足以抵消以前你在东斯拉夫做的那些事情。”

        沙沙的电流音又沉默了,手电闪烁了一下,黑暗片刻间又回来了。

        声音隔了许久,直到里昂看到前方出现的那个直直向下的转折口时才响起来:“想都别想,斯科特,”里昂知道,当对方喊他的中间名时就意味着他的另一半真的生气了。耳机的那一端操着浓重的斯拉夫口音,声音饱含着一个Alpha在压抑状态下所能蕴藏的最大压迫感,“你做了这么多年特工,我不相信你没本事解决这个,就像你单枪匹马解决了斯维特拉娜·贝里科娃。”

        里昂又前行了一段距离,下行道近在咫尺:“严格意义上来说,贝里科娃是被美俄联合拉下马的,我只是一颗棋子,而——”他苦笑了一下闭上嘴,低头看着面前黑漆漆深不见底的通道,有半句话他没法说出口,那句话是——而你也是棋子之一。

        在政治的角逐中,我们都只是这诺大监牢里一粒灰尘,淤积起来虽然能阻碍视野,却仍然无法举足轻重。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谁都没有再说话。

        里昂沿着百米有余的直梯向下爬,心也在呛人的空气中渐渐沉下去。他和萨沙虽然聚少离多,但自从东斯拉夫的那次表白后便少有争执,一直保持着心意相通。Alpha和Alpha之间能有很多乐趣,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萨沙就像爱丽丝的兔子洞,敞开的大门后总有奇幻而美妙的乐园。但爱丽丝总会长大,他一直有活要干,而美俄政府又谁都不乐意让一个不稳定因素存在于世,两人的交流被日益严密地监控,最终只能变成由第三者代劳的寥寥数语。而现在DSO陷入这样的境地,怕是萨沙当年在内战中的历史总有一天要被翻出来,作为罪状和他绑在一起沉入深海。

        无论如何,在事情陷入不可挽回之前,他都必须确保萨沙的安全,而BSAA是唯一尚且算得上有用的途径。就像先前和克里斯的情报交换一样,适当的帮助对方清除害虫能保证邻居的安全,也能获得一张赎罪劵。但最重要的是,不管他还是克里斯,都并非习惯于坐视不理的人。

        归根结底,现在他都必须拿到家族的相关资料。里昂看了一眼PDA上的地图,穿过这条通风管,下方就是机要室。根据建筑蓝图,这个最近才新增出来的机要室尚未来得及建造对应的保密措施,就已经投入使用,那么他只需要沿着通风管道爬过去,拆除出口的栅栏,就能轻而易举地获取到那些攥着无数条人命的数据。

        这容易得简直像个陷阱。


        这可能确实不是一个陷阱,因为始终有工作人员呆在机要室里,勤勤恳恳地在电脑上敲击着什么,几波白大褂来来往往,但人声始终未曾间断。里昂趴伏在通风管道,只觉得胃部在长久的等待中硌得慌,但他也只能自嘲着怀疑说不定那又只是一次没吃饭的后遗症。

        不过要取得资料也不一定要他亲自下去插上数据线破译密码输入传输指令,如果这里有无线传播功能的话他大可以投放一个迷你控制器下去后进行远程遥控——机要室的资料确实不会用这种不安全的方式进行传输,但常年的特工经验告诉他,那些习惯于在生活上能省一点时间就省一点时间的科研人员们却喜欢这么做。只要有哪个人在提取资料时把这里接入了局域网,他就有办法骇进去获取到一切信息。

        他能做的就是等待这个人的出现。


        功夫不负有心人,就在里昂拼命抑制住他试图叫嚷的肚子时,那个蠢蛋出现了。他看起来就像个普通的研究员一样,白大褂白衬衫黑领带黑发,佝偻着背抱着笔记本电脑。里昂好笑地看着他一放下电脑,就环顾四周,悄咪咪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卡片状的信号发射器,里昂的PDA一瞬间就显示了下载速度。

        再次感谢海蒂·拉玛,她绝不知道她的发明能让我提早多久吃上饭,里昂不禁在心底欢欣雀跃起来。

        进度条缓慢地前进着,荧光屏幕上的图像快速地翻滚起来,几条时间新旧不定的报告标题在他面前一闪而过。

        《“广距离电磁炮”项目月度汇报 2014.10.17》

        《“克里奥帕特拉”计划可行性报告 2016.2.27》

        《关于使用CRISPR技术在性染色体ABO基因组中插入SHACKLES病毒实验株转录RNA编码的失败报告 2017.12.3》

        ......

        里昂撇了撇嘴,BOW研究和基因编辑技术[3]实在不是他的涉猎范围,与其自己像个没有脑子的稻草人一样钻研,还是把这些资料传回去请瑞贝卡帮忙研究的好。

        “萨沙,还醒着么?这些资料我先传给你,你那里比较安全。”——没有人会想到,萨沙那台看起来就像是从二手市场捡回来的旧电脑会是一台伪装的笔记本工作站。

        耳机那头立刻传来敲击键盘的声音。里昂暗自叹了口气,东斯拉夫的时区和这里一样,只怕萨沙早已做好了彻夜不眠第二天仍要上班的准备。

        屏幕啪地跳出传输窗,他看着数据静静地流淌到网络的另一端。

        “里昂,”耳机突然响起来,浓重的斯拉夫口音冷静地传来,“我想过先前你提的问题了。”

        “什么?”

        “BSAA的那个。别打断我!”小学教师吼起来。又是Alpha的暴脾气,里昂暗笑着听对方说道,“我答应你的说法。”他愣了一下,但斯拉夫人没给他思考的余地,飞快地说了下去,“但你别想我乖乖地呆在那里,我不是为了自保。如果你——如果你出事,我会继承你做的事情。”

        “萨沙——”他呼出口气,空气中灰尘杂乱地扬起来,在屏幕的冷光中循环飞旋。

        “别试图说服我。”

        “我不会。”他想,这才是萨沙,坚毅不屈的保卫者[4]。


        传输仍在继续,介于隔着上百米的地底不那么完美的通讯能力,能有这样的速度他已经觉得庆幸。里昂低下头,想着或许该趁着这时候给自己再来一针抑制剂,但手表检测仪上的数值却吸引了他的注意——Omega信息素的浓度在那个蠢货研究员进来后从0点上升成了0.1个点,这一个微小,但不可忽视的点。这种情况通常只出现在Omega的气息快速从附近掠过时,但这里只有他,而下方的机要室里全部都是Beta——除了那个蠢货研究员,他闻起来没有气味,应该也是Beta,但也不能排除使用了药剂的可能。是了,里昂恍然大悟,这0.1个点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发情期Omega在使用了信息素阻断剂后身体尚未代谢掉的那0.1个点。

        那是一个用的起信息素阻断剂的Omega身份的普通研究员。

        或者说,那是一个需要用阻断剂伪装自己Omega身份又同时有实力用的起阻断剂的普通研究员。

        而在他的认知里,只有一个人会采用这样的伪装。

        阿尔伯特·威斯克。

        他为什么要用伪装潜入这里盗取资料,这不是他的地盘么?

        里昂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tbc


2014年10月8日

这是个值得被纪念的日子!我们找到了代号为J的强化C病毒免疫实验体和“电磁炮”之间的联系!所有的实验数据都指向一个事实,以J为样本研制的强化C病毒可以改变Alpha的性征,使生成的BOW释放出受到双向标记的信息素。而像“电磁炮”这样仍然残留有个人理智的BOW,就不免受到这双向标记的影响,可以一定程度上被Omega的情绪掌控了。

下一步,在找到J之前,我们可以试试是否能用测序还原出J的基因,进一步模拟出对方的信息素,控制“电磁炮”了。


[1]跳频技术的发明人,该技术为后来发明wifi和cdma等无线通讯技术打下基石。

[2].Не всё коту масленица, будет и великий пос т. 貓兒也不是天天吃葷,總有吃不著腥葷的時候

[3]即上文提到的CRISPR技术,就像剪切粘帖一样编辑基因组。

[4]亚历山大的含义为古希腊语“保卫者”。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