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湮金风

冷逆时泪需关爱,请将心转评和投喂尽情丢过来。
微博:卷湮金风

© 卷湮金风
Powered by LOFTER

【生化危机】【ABO】Gulag For Private 第二十四章

设定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主CP :Piers/Jake

次:Chris/Wesker

再次:Leon/Buddy


        克里斯接到里昂发来的消息时正挂掉来自最高长官的第二轮轰炸电话,被对方上位者的居高临下恨得憋了一肚子火,对方关于威斯克的消息简直就是一记肾上腺素,驱使着他早已凉透了的心脏再一次做出剧烈的跳动。终于可以生擒威斯克的兴奋令他微微地有些战栗,数十年的纠葛即将终止于此,就像被判处了百年徒刑的囚犯终于遇上了大赦,在一个清新的雨后推开了牢门。

        “队长?”皮尔斯意识到对方的愣神,“我们不用现在过去吗?”

        “什么?啊——当然,当然。”克里斯心不在焉地回应,将手铐扣上威斯克手腕的场景又一次浮上脑海,令他莫名地躁动。他定了定神,幻象消失了,地下研究所森然的长廊再度呈现在眼前。“走吧。”,Beta迈开步伐,向长廊底部的黑暗奔过去,两个年轻人像黏在一起似的紧跟在他身后。

        “你们两个啊——”他听见皮尔斯的嘟囔。

        “怎么了?”

        “杰克是要见到父亲所以心神不定,但是,克里斯,我不太明白,你为什么看起来也那么不对劲?”

        “......”

        “看,就是这样,一言不发,完全不知道在想什么。”

        “没想什么。”克里斯加快步伐,,拉长的距离结束了这个让他一瞬间哑然失声的话题。


        潜入漫长而滞涩,他们走过半个研究所,一路上都没人注意到他们身份的特殊之处。黑色的工作服就像一套坚固的外壳牢牢的将他们的面目捂起来,只留下绝对安全四个字。对于三个老手来说,这趟旅程着实轻松得有些让人闷到发慌。唯一的好消息大概是里昂告知他们威斯克预计要前往的实验室恰好处于他们前进的道路上,运气好的话,他们能在对方进入实验室时悄无身息地拿下他。

        从里昂的报告和他们先前的短暂会面来看,对方几乎完全失去了病毒带给他的能力,只留下少许爆发力和弹跳能力,大概还有青春永驻的副作用。克里斯不无庆幸地想这大概会是在他自浣熊市后和威斯克的每场遭遇战中最轻松的一次了。

        他们躲在暗处,看见化妆了的威斯克正惟妙惟肖地做出一幅捧着电脑佝偻着背的姿态快步前行,像极了那些常年伏案工作的小研究员。克里斯看在眼里几乎有些想笑,威斯克确实是那种演什么就能像什么的类型,奥斯卡实实在在地应该奖赏他十座小金人,再邀请他去演些《飞越疯人院》《发条橙》之类的电影。

        他们眼见对方走到一个二级生物实验室的门口,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门禁卡,刚伸出手要刷又突兀缩回来。像发现了什么似的匆匆地环顾四周,让几个人憋住呼吸,心脏一齐提到嗓子眼。

        伪装了的Omega这时候突然抬起头朝克里斯他们躲藏的地方望过来,他没带墨镜,克里斯可以透过折射镜直直看见他的眼睛。那是一双苍蓝的深邃眼睛,宛如安大略湖的秋日,浸透了波涛汹涌的潮湿。然后午时突然变成了夕阳,火红突兀地烧透水底,沸腾的火焰穿透了空气,一闪而逝后又归回子夜的灰蓝。

        克里斯难以置信地半张开口,对方眼底似曾相识的颜色变化令他不寒而栗。他愣愣地看见威斯克动起来,Omega迅猛地直起腰抓着笔记本电脑转身就跑。与此同时一阵风呼啸般从他身后掠过,紧接着是另一道较矮的风,这才令他回过神来,紧追上先窜出去的两名年轻人。


        事情的发展急转直下,很快就超出了他们的预期。威斯克虽然速度并不比他在STARS当队长的时候要快(正相反,由于身体尚未从被强行终止的发情期中恢复的原因,他跑的甚至可以说有些踉踉跄跄),但借助对地形的熟悉程度,还是和三名现役军人保持了不远不近的距离。然而麻烦的事情在于追逐战终于引起了安保的注意,他们或许发现了那三名被打昏藏起来的倒霉蛋,此刻正在通讯器里大喊着要封闭设施抓人。

        追兵越来越多,三人既要抽出心神防备四面八方而来的子弹,又要跟在威斯克屁股后面紧追不舍,着实有些疲于奔命,令克里斯无比后悔他先前那武断的判定。

        他们在威斯克的“指引”下从成队士兵的枪林弹雨中横穿而过,猫进狭窄的楼梯间拾级而上。Omega跑的颇为狼狈,三人也好不到哪里去,皆是扛着武器气喘吁吁。克里斯咬咬牙,还是拉开了M16A2[1]的快慢机保险,火舌从机口喷吐而出,三发点射直逼对方要害。但威斯克也是老手,他甚至头也没回,只是眨眼间一歪身体,子弹便打在他身前的墙壁上,穿进厚实的水泥中。随后的攻击一刻都没有停滞,克里斯手中的子弹泄愤似地咆哮着,在墙壁上拉出一长道不规则的点状带。然而威斯克此刻又不像刚才那么踉跄了,闪避出乎意料得精准,令克里斯的攻击每一次都堪堪从身侧擦过。一时间局面看似变化万千,却实实在在地僵持住了,只等是克里斯的子弹先用完,还是威斯克先没了力气。


        然而上帝就像每个游戏设计师一样永远不惮于在游戏里增加更多的随机因素,从安全门里横插一脚出来的轻机枪生生打断了四人的对峙。倾泻而出的火药对准了处在低位的三人组,Minimi7.62[2]的.51口径子弹颗颗皆是致命杀招。枪林弹雨中杰克忽然一震,紧接着一声不大不小的闷哼中皮尔斯冲出来,忽然间整个楼道的灯泡接连哔哔啵啵地开始碎裂,黑暗倏忽而至,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频闪着火花的电线从坚硬的水泥里炸开来,杂乱地在半空中纠缠成一团,空气间只剩下爆闪的蓝色弧光宛如电音般轰鸣着,刺穿耳膜。

        在短暂的停滞后,伴随着士兵惊慌失措的尖叫,轻机枪的子弹又一次毫无目标地扫射出来,呜咽出见了鬼一般地恐惧,毫无理智地撞进荧蓝的闪电中。紧接着一切戛然而止,轻机枪轰地砸在地上,随即是尸体扑倒在枪上的噗咚声,在瞬间的白光中,克里斯看见一道血痕从安保尸体眉心的枪眼中缓缓留下——这痕迹只能来自于他们上方,威斯克的方向。

        他猛地抬头,一片黑暗里哪里还看得见威斯克的影子。

        “不!”他忽然听见杰克撕心裂肺地怒吼,“皮尔斯!你不能——”

        克里斯悚然一惊,这才发现那些令人惊惧的闪电正来自于他的副队长。Alpha的周身被蓝色的等离子体电弧环绕着,黑火药的味道正顺着电闪雷鸣充盈了狭窄的楼梯间,在忽明忽暗地电磁场中,黑色的龟裂正沿着青年右臂尚未修复的瘢痕重生,仿佛毒蛇蜿蜒而上,危险的蛇信正不紧不慢地嘶嘶舔食着猎物。

        “冷静下来!”杰克捂着受伤的腰腹,飞快地伸出另一只手去抓他的Alpha,电弧啪地甩过来,烫得他一缩,“皮尔斯·尼万斯!该死的你给我停下!”

        年轻的BOW置若罔闻,蓝色的辉光依然在耀眼地闪烁。

        Omega咬牙痛骂了一声,再次伸出手。这次他紧紧攥住了Alpha正在变异的胳膊,浸泡着牛奶的麦香毫不犹豫地在空气中满溢开来,“听我说,皮尔斯,你需要冷静下来,呼吸——”

        电弧再没击中他,与此同时,Alpha皮肤上的黑纹有如潮水一样猝然消褪。

        杰克松了口气,“没事——”

        话音未落,半空中忽地一响,破空的啸声突袭而来,蓝色的辉光一闪而逝,杰克只觉得他手中一空。

        扑通一响从遥远的地下传来,皮尔斯消失在楼梯间无穷的黑暗中。


tbc


[1]海豹突击队标配的一款突击步枪。

[2]比利时出的一款气体传动型班用机枪,是北约不少国家的制式武器。


2015年7月24日

即使通过测序尽量还原出强化C病毒的基因序列,我们仍然无法反编译出J的全部基因组,更别提制造他的Omega信息素了。这算是个坏消息。

但是好消息是,J的身份和下落我们已经有头绪了。


评论(7)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