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湮金风

冷逆时泪需关爱,请将心转评和投喂尽情丢过来。
微博:卷湮金风

© 卷湮金风
Powered by LOFTER

【生化危机】【ABO】Gulag For Private 第二十六章

设定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六

 

主CP :Piers/Jake

次:Chris/Wesker

再次:Leon/Buddy



        克里斯猛踩刹车,随着一声悠长的吱呀声,越野车在地上拉开一道狭长的刹车痕堪堪停在黑色的乌尼莫克U5000的面前。那辆乌尼莫克正静静停在距离火车站一条街的地方,周围只有几个当地的小孩好奇地打量着这辆他们从未见过的新车型。在距离他们稍远的地方,火车站钟楼的下方,一些白色长袍的大胡子男人正集结成队。虽然他们有的手中拿着砖石和木棍,但这群人看起来不但不凶神恶煞,反而显得十分木讷,对外界的一切反应都不甚敏感。

        杰克先他一步跳下车,年轻的Omega冲到乌尼莫克的车前窗,一把扯开车门,扯出坐在驾驶座上的人就扬起拳头:“皮尔斯在哪!”

        “克里斯,我真没想到你们居然来得这么慢,你——”被扯着衣领的男人懒洋洋地抬起眼睛,随即声音戛然而止,他做出杰克名字第一个音节的口型,结果嘴唇微颤什么都说不出来了,“J——”

        杰克也意识到和他脸对脸的人是谁,犹豫着松开手:“你——你就是阿尔伯特·威斯克。”

        对面艰难地点头。

        沉默在对峙中令人煎熬地扩散开来。

        “杰克!”皮尔斯的声音从后座响起,他叮铃哐啷地挣扎起来,语气焦急而不安,“快离他远点!”

        正在这时克里斯冲了过来,转瞬之间拉过杰克后一个肘击接上拉肘别臂的动作,将威斯克紧紧压制在车上,有力的手臂正按在他的后颈上。他贴着威斯克摸索了一会,从对方的西装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丢给在一旁颇有点不知所措的杰克:“去把皮尔斯解开。”说着又转头瞪着威斯克,“你到底想干什么!”

        Omega尝试着动了动颈子,立刻遭到更用力的反击。克里斯压的很死,两人紧紧地贴在一起,没留给他一丝动弹的余地:“十分有效的力量训练啊,克里斯,”然而他就像是早知如此那样,气定神闲地笑道,“我什么都没做,不信可以问问你那个衷心耿耿的下属。”

        “少废话!以你的性格,要做什么早就做好了不是么?”克里斯更是焦躁,对方的悠闲令他分外警惕,提着对方的衣领就将Omega摔在前车盖上,激起一声“嘶”地闷哼。克里斯也是一愣,他一抬手便发现威斯克的体重比他想象地下降得更多,在那具颀长的身板下,从前那个强壮有力的青年怕是已经瘦削而不堪。他沉下脸,定了定神甩开关于对方糟糕的身体状况的疑虑,“这是你干的?”他指的是火车站中难民的集结。

        威斯克躺在车盖上对他翻了个白眼,“如果是我干的,现在我还会让你找到我么?”

        克里斯也收回手,既然对方现在已经没什么还手能力,也就不用紧黏着他了,Beta抽出枪,对准Omega的眉心:“你在打什么算盘。”

        威斯克没有回答他,他只是扭过头,目光从克里斯身上挪到火车站里木讷地大胡子们身上:“如果我的情报没错的话,时间不差太久了。”

        “什么时间?”

        钟声适时地响起来,一、二、三、四、五、六,六下震耳欲聋的声响穿破云霄,新的一天就从这里开始了。下一刻狂暴的叫嚣从钟楼下传来,木讷的人群像是被操控了一样齐声呐喊起来,人潮举起手中的武器向四面八方汹涌而去。

        “这时间不对,”威斯克喃喃自语,“他们提早了两个小时。”

        “什么?”克里斯一愣。

        “先上车再说!他们人太多了!”里昂喊了一声,抬脚踹飞一个冲过来的男人,奔过来阻住克里斯想要射击的动作,“别进行击杀!你想引起国际争端吗?”

        “他们是BOW!”

        “他们看起来不像!对很多有心人来说,他们只是受害的难民。”里昂撇了撇嘴,抬手扯过一根木棍对着难民的腹部狠狠击打下去,惨叫着的难民像保龄球一样飞出去撞倒了一片,“我们的麻烦已经够多了。最好还是专注任务!”

        克里斯不可置信地瞪着他,片刻后收回目光拽起威斯克,Omega被他拉得一个踉跄,差点跪倒在地。他干脆架住对方,拽着上了乌尼莫克。杰克这时候也已经安顿好皮尔斯,两个年轻人紧挨着占据了后座,只把后车厢留给了他们。克里斯把威斯克拷上后车厢,自己也在他旁边盘腿坐下来,摇下车窗伸出枪口:“里昂!上来!”子弹精准地掀飞了难民手中的垃圾桶盖。

        “一分钟!”被叫到名字的男人抬脚一记抽射,飞起的玻璃瓶击中难民的脑袋,于此同时,他甩出三发点射穿透了路边的消防栓,一时间水柱冲天而起,暂时阻住了BOW们的动作。趁着这个时机,他飞速转身拉开车门钻进来:“摇滚时间,嗯哼?”

        乌尼莫克疾驰而出,那些追逐着的BOW被远远甩在后面,徒劳地拿着武器奔跑。

        “接下来去哪?”里昂一边猛打方向盘一边吼道。

        “和接应的BSAA会合,先前我已经让他们联系波兰政府商议解决办法了。欧盟是BSAA的协议方,这种生化恐怖事件最终仍然是我们来处理。”

        “唔,听起来还挺合理。”

        “或许还有其他方式。威斯克,”克里斯转头看向被反剪着双手悠闲靠在车上的Omega,“你应该知道血清在哪里吧?”

        “我知道,”Omega歪着脑袋,惊奇地看着他,“但我不相信那里有血清。”

        “什么意思?”

        “你接触过C病毒,应该知道它的机制。”他笑得悠闲而戏谑,“而且除了你们,没有武器商会特意给武器制造血清,这么多年,你不至于还不明白这个道理吧。”

        “但我们必须试试。”克里斯一咬牙。


        威斯克提供的地点是一个厂房,距离火车站不远不近,即能够保证意外事件发生时到达的速度,也不至于太容易被人发现。时间紧迫,克里斯没有太多空闲去考虑那个常年满嘴谎言的人这次说得是否正确,事态很快就会超出预期,照这样下去,还未等他们找到疫苗,全城就将陷入无穷的恐慌。

        一路上他们听见呼号从车窗外划过,看见难民拿着木棍在街头施暴,他们砸毁店铺,劫掠路人,聚集在一起狂呼乱叫地炫耀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扒拉来得战利品,仿佛又一次水晶之夜正在波兰上演。

        “现在这不是一个平常的早上了。”里昂摇了摇头苦笑。

        克里斯皱着眉头,质疑为什么相比于大部分BOW无差别攻击人类的行为,他们表现得那么像愤怒的乌合之众。

        “他们能够接受来自主脑的简单意识的控制,这是从强化C病毒上剥离出的新变种。”威斯克靠在椅背上淡漠地解释道。

        “就像女王蜂的宿主控制舔食者那样。”里昂接上来。

        “没错,只不过控制能力有些弱。”Omega斜睨着克里斯,扬眉笑起来,“克里斯,看起来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不如肯尼迪特工聪明啊。”

        被喊道名字的人面无表情地哼了一声算作回应,“如果我们找到主脑呢?”

        Omega戏谑地摇头:“干掉主脑?克里斯,脱离控制的BOW会干什么,你应该知道吧。”威斯克轻轻地敲打起桌面,三——三——二,是他惯常的手势,“除非你有本事命令主脑让BOW都集中起来,再行处理。别说我没提醒过你。”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克里斯突然发问,他觉得不对劲,威斯克并不是那种循循善诱的好心人,他这么做,一定有背后的目的,或许他和‘家族’之间,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融洽?还是他想引诱他们去那里一网打尽。

        “......”威斯克什么也没说,Omega闭上眼睛,权当没听见Beta的问话。


        “是这里了。”装甲越野在厂房外的树林里停下来,里昂拿出望远镜环顾四周,诺大的厂房坐落于一片被矮墙围起来空地上,三三两两的武装人员正绕着墙根来回巡视,“安保有些过于稀薄了,在进入前要先去探探路。”

        “我跟你去,”杰克环顾四周沉吟了一下,皮尔斯是病号没法参与战斗,威斯克需要有人监管,“留克里斯下来就行。”

        “也行,你们没问题?”里昂转头问留下的两个BSAA。克里斯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但皮尔斯却罕见地蹙着眉头一言不发。从被发现开始,除了最开始让杰克远离威斯克后,他就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仿佛短暂的变异不但夺去了他的语言能力,也剥夺了他的斗志。

        “......好吧。”杰克用担忧地眼神瞅了眼皮尔斯,但事态紧急,一瞬之后他只是嗫嚅着扭头离开了,“他就拜托你了,克里斯。”


        狭小的车厢被沉默所笼罩,克里斯三番四次试图打破沉默,但没有人搭理他。皮尔斯垂着头陷入自己的世界,而威斯克更是干脆当他被控制的事实不存在,闭上眼睛假寐起来。

        克里斯也只能百无聊赖地翻看起从威斯克手上缴获的文件,那些令人头脑发胀的术语搅得他心烦意乱,依稀只能辨认出家族的阴谋里威斯克占据着重要的地位。

        一声沉重地喘息突然打破了沉默,克里斯的膝盖被轻轻踹了几下,他顺着对方的动作抬头,正看见威斯克眯着眼睛。唇色苍白,满头是汗。空气仿佛突然一下变得黏腻而潮湿,一些微妙的不一样让他警铃大作。“怎么了?!”Beta忙不迭地凑过去。

        威斯克动了动唇,他看起来十分虚弱,暗哑的嗓子甚至没有说话的力气。

         “该死,”克里斯赶紧抓过一瓶水托着Omega的脑袋给他灌下去,威斯克吞咽地十分缓慢,但喝了水之后他看起来稍微好了一些,眼睛也睁开了些许。“怎么样,好点了?”Beta摸了摸对方的额角,冷汗仍然不断地从Omega皮肤底下涌出来,一些没来得及被染黑的金色发丝湿漉漉地黏在他头上。

        “他发情了。”皮尔斯忽然抬头抽了抽鼻子,目光在两人间疑惑地逡巡了片刻又吹下去。

        克里斯顾不上了解自己的下属在想什么,他立刻意识到那是对方被强制压下去的发情期在药效结束后再次汹涌而来,“药在哪?”

        Omega无力地抬了抬手指,指向那个固定在车上的小冰柜。等克里斯手忙脚乱地从里头翻出阻断剂回头,正看见那人攥紧双手仰头靠着车子急促地呼吸,冷汗沿着他修长苍白的脖颈落到锁骨,消失在一片狼籍的瘢痕间。

        他突然有些失落于自己什么都闻不到,但很快就甩甩头抛下那些莫名的想法,一把将针头插入对方脖子后的腺体中。


        阻断剂起效很快,没几分钟威斯克就从垂死挣扎的状态中缓解过来,虽然他仍然看起来病殃殃的,但脸色正渐渐从死白恢复原有的光泽。

        克里斯也恢复成即若即离的神色,他丢给威斯克一张湿巾,示意他稍微清理一下,又开了窗通风换气,忙完一切才终于松了口气。

       但下一瞬厂房里突然枪声大作,里昂焦急的呐喊从通讯装置里传来:“快离开!这是个陷阱!!”

         克里斯飞速地跳回驾驶座,抬脚踩下油门,但是依然太迟了,几辆重型装甲车轰隆隆地开过来,黑压压一排挡住他的去路,黑洞洞的炮口正对着乌尼莫克。

         他们被挨个拉下车,双手反剪在背后站成一行。克里斯眼睁睁地看着一名比他们都要高大的白西装半拖半拽地将威斯克拉到他们对面,是先前里昂告诉他的家族首领。这名看起来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从背后扣住Omega的肩膀扶住对方,另一只手伸出来扼着他的咽喉,大拇指轻轻地摩挲着他的颈脖:“你居然染发了,我还是更喜欢你金发的时候。”

        克里斯绝望地看着威斯克面无表情地开口:“我不在乎。”

        男人一耸肩:“但是没什么用,不是么。啊,对了,我差点忘记礼节,”他对着两个BSAA欠身,“谢谢你们把我的产品送回来。现在开火吧。”

        炮声雷鸣般响声,黑色的云尘在乌尼莫克爆炸的瞬间弥漫天际。

        太阳正从火红的烈焰间升腾而起。


tbc


2016年11月13日

想想看,要是有一种药物能在注射后让人长时间安全无副作用地精确控制BOW,这会是一项多么伟大的突破!虽然女王蜂也能做到,但局限性实在太多,而现在,我们发现ABO信息素对BOW的影响,那意味着我们正向成功迈进。这绝非空谈或是妄想,那是因为我们不但找到了J,还了解到了他的身世,没想到他居然是威斯克的孩子!只要获得了威斯克的血统,我们就能得到整个世界!

如果能研制出这样的病毒,我会将他命名为入SHACKLES,意为枷锁,它将禁锢这个世界,从此无人再能突破家族的掌控。


依然是广告:

本子预售和场贩都确定下来啦!

预售地址:预售

场贩:7月29日在帝都GAGO,摊位S28-西伯利亚冷CP联盟;次日在T20-地狱歌(12点以后开始发售)

本宣走这里

----------------------------------------------

周六就是GO了,请帝都伙伴记得去捕捉场上的威斯克~那个就是我~~~~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