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湮金风

冷逆时泪需关爱,请将心转评和投喂尽情丢过来。
微博:卷湮金风

© 卷湮金风
Powered by LOFTER

【生化危机】【ABO】Gulag For Private 第二十七章

设定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六  二十六


主CP :Piers/Jake

次:Chris/Wesker

再次:Leon/Buddy


        从集结成群的装甲车炮口下逃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即使是克里斯他们这样的精英,要在这样的枪林弹雨中活下来也万分艰辛,他们几乎是一遇到原先在什切青旧城的同事就纷纷倒下失去了意识。

        在这之后的事情都是他们躺在病床上时听说的。BOW的暴动以上百人伤亡的代价被强行镇压了下去,随后在国际上掀起舆论的轰然巨浪,一半人认为这些难民服用病毒是因为波兰政府毫无人道地强迫他们离境才导致的触底反弹,另一半人则认为是这是有目的的投毒,其作用就是为了昭告天下难民的不稳定性,将污水栽赃到那些可怜人的头上。舆论的指责尘嚣甚上,就连参与事态控制和救援行动的BSAA也没能逃避掉为何没有当场为受害人进行治疗而是选择了扑杀的舆论指责。

        在推特上翻到这些话的时候,克里斯几乎哑然失笑。家族的算盘打得很妙,这些BOW既不像往常那些一样呈现出非人的惊悚感,做的事也没有人神共愤到令人发指,自然能以受害人的身份引起不明真相网民们的同理心,紧接着或许还会有更大的争端。


        他想的没错。第二天就有组织在推特上宣布这次袭击是波兰政府的阴谋,号召要所有难民掀起一场新的神圣反击,更糟糕的是,中东战场的局势也因为这件事突然恶化,一些原本持中立态度的地区也因为立场的原因加入了争端。战火愈演愈烈,四月的时候,临近国家在战事上投入的补给达到了上个月的一倍半,再下一个月是接近两倍,第三个月是快四倍,直到第四个月,已经有多个国家因为扛不住巨大的财政压力陷入破产边缘,而另一些则选择在联合国会议上要求常任理事国们提供帮助。直到这个时候,更大规模的精锐部队才从其他地方的战场上被派驻到这片孕育了最丰富的文明,也是最多灾多难的土地上。

        第三次世界大战几乎是一触即发。就连BSAA都召回了所有休假的人员,时刻准备着如果有BOW被投入战斗就要奔赴前线的准备。在这样的紧急关头,克里斯听说甚至有人在紧急会议上提出要让他们作为普通部队加入战斗,理由是作为联合国唯一一支直属部队,BSAA的权限早就超过了蓝盔维和部队。而附和这条提案的疯子中就有时任BSAA最高执行长官。他们想让BSAA成为一支不受任何制约的枪,能时时刻刻满足他们肆意放飞的政治欲望。

        幸好提议在最终被否决了,经此提议之后,即使是BSAA也有些一蹶不振,不少高层因为政见不和而选择离去,转投其他的NGO组织。而克里斯的境遇也好不到哪里去。作为拒绝服从上司命令,以及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携带BOW(克里斯看到他们把Piers的名字大大咧咧地写在上面时几乎气的要飞去欧洲理论,结果还是杰克把他拦了下来)作为队员的典型,他被以需要静养的名义架空了职位,新的北美分布负责人一到任就大刀阔斧地改掉了先前克里斯时期保留的数项重要举措,一时之间整个分部一半是人心惶惶一半是群情激奋,天天有人上门或打电话要求克里斯重归岗位。“我们不会跟着他干的!只有克里斯才是我们永远的队长。”青年们不甘地吼着被克里斯一个个劝回去。

         就冲着这句话,克里斯就知道他算是回不去了,而没了他的庇护,无论是皮尔斯还是吉尔,这些曾感染过病毒的人,日子也不会好过。

         美国方面,里昂的境遇还不如他。作为DSO的实际领导人,趁着他受伤昏迷的时候,新任的国家安全顾问(后来他们才知道那也是‘家族’的成员)要求将DSO的主要工作对象从美国本土改为中东战区,原本一个只用于应对本土生化恐怖袭击的组织渐渐被蚕食成了CIA手下的一个特别事物部门,甚至还要负担起战区与BOW无关的情报工作。而里昂,才醒来没多久就被取消了假期,正式派驻到那个寸草不生的交火区,再次过上刀口舔血的日子,不得不把他的萨沙托付给克里斯。而比这更糟糕的是掌握在里昂手上的那些关于家族的资料,即使他将这些资料真假参杂后从不同的渠道投递上去,除了零零散散的几个议员和NGO组织答应帮助他,其他都石沉大海了。家族的触手仿佛遍及天地,无一处不在他们掌控之下。自从威斯克消失后,有时候克里斯甚至不敢也不能想象,只手遮天的家族领导者和最臭名昭著的反人类分子聚集在一起,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这只蝴蝶煽动的翅膀,最终还是在世界的每个角落卷起了飓风。


        如果说在这片黑压压的混乱里还有什么能让人欣慰的事情的话,那就是杰克和皮尔斯终于决定在一起了。虽然皮尔斯一直因为那次突如其来的变异而一度陷入自我否定中郁郁寡欢,但杰克不是那种肯轻言放弃的人,在他放下身段软磨硬泡了一段时间后, 皮尔斯终于还是暂时把纠结抛在脑后,渐渐露出了笑颜。


        克里斯慢吞吞地在走在前往皮尔斯家的路上。半个小时前他在家里查看从特殊渠道弄来的BSAA最新动向资料时,杰克给他挂了个电话。年轻人请他立刻过来,说是家里多做了点烤翅,问他有没有兴趣聚一聚。尽管当时他满口答应下来,想着正好看看两人的小日子过得如何,但此刻走在路上,他却又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过往工作。在那场巨变过了半年之后,他仍然时不时地想起威斯克被带走时的表情。彼时Omega一脸森然,既没有惯常计划得逞后的奚落神色,也没有实力碾压时的居高临下,他看起来仿如一尊雕像,沉默地伫立着。如果硬说要有什么变化的话,则是在那个高壮的家族首脑攥住他脖颈的那一刻,有道红光在他眼里一闪而逝,很快就被他垂下的眼帘遮盖过去。

        这实在过于反常。克里斯不明白他在想些什么,从他先前的种种言行上来看,无论是在卢加诺还是后来的什切青旧城,似乎威斯克的每一个举动都是为了将他们这帮人引入家族的陷阱,但明里暗里的指点和帮助却又让他生出些双面间谍的味道来。他直觉上怀疑威斯克与家族或许有什么隔阂和不愉快,但理智却告诉他这时候坐山观虎斗是最好的方法。他发觉这个家伙就像隐匿在一层薄纱之后,而他或许永远也没机会看透对方,只能困居原地。在他对此产生怀疑向里昂求证时,对方如此回答他,“先前我也觉得哪里不对,还去咨询了艾达——啊,别告诉萨沙,他会生气——但她也不知道,唯一的消息是从那天之后,威斯克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任何情报网络上都没有他出现的痕迹。或许他回归本职工作,在哪个地下实验室里闭关研制什么新病毒,比如那个SHACKLES。”见克里斯脸色一瞬间灰败下去,里昂也只好换了皱眉说下去,“也可能成了家族的试验品。你别生气,但我倒宁愿这样,对付两个人比对付一个人难得多。”

        结果克里斯的脸色被这句话搞得更加阴沉。


        他走到皮尔斯家楼下时时针正指向十一点五十五,暴雨前铅灰色的乌云阴沉沉地压在他头顶,太阳摇摇欲坠,空气沉闷得就像现在胶着的局势。街道上有一个中学的孩子正抓着一瓶樱桃味的可口可乐从他身边跑开,夹在胳膊下的滑板狠狠地从他胳膊上刮过去。“看着点路!老头子!”孩童不满地大喊,被克里斯一笑置之,拍了拍胳膊上的灰尘,前走几步按下门铃。他早就明白这点,他们做的那些工作,永远是不会被普通人在意的。但只要那些人能平平安安地过上一辈子,他们所有的辛劳和鲜血就都会是有价值的。

        应门的是皮尔斯,克里斯发现相比前几个月他陷于自怨自艾时持续的消瘦,现在看上去丰盈了些许,就连手臂上那些残留的瘢痕也消褪了些许。他的前下属对他点头示意,而他则笑着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将路上买的一扎啤酒塞进对方的怀里嘱咐道:“啤酒不太凉了,先放冷藏室里冻一会。”

        “我想暂时我们是用不上这个了。”青年Alpha一摊手,语焉不详地告诉克里斯烤翅只是个借口。

        起先克里斯还一脸茫然,以为对方搞了什么意外惊喜,一走进客厅他就明白了青年的意思。杰克站在客厅正中的桌子旁,双手撑着圆桌在看一张像是建筑蓝图的东西,而他旁边则坐着本应该在中东地区出任务的里昂。中年人看起来风尘仆仆,眼底青黑浓重得像是几夜没睡。他说出一个劲爆的消息。

        “我得到关于威斯克的情报了,他在科尔古耶夫岛[1]。”


tbc


2017年9月13日

威斯克还活着!他还活着!想想看!只要拥有威斯克的全部DNA,那些我们从J身上得到的数据都是九牛一毛。我们必须得到他!他将为SHACKLES注入新鲜的血液,我们所创造的一切新BOW,都将以他为核心,我们可以用他的克隆体控制全部,就像当年克利奥帕特拉控制了罗马。

我此时万分后悔,如果当年我未曾在会议上赞成家族将威斯克的信息透露给BSAA,我们会早很多年获得如此长足的发展。


[1]科尔古耶夫岛:俄罗斯境内一个封闭岛屿,在北极圈内,距离30-50年代俄罗斯北极圈集中营,也就是闻名世界的古拉格监狱的位置很近。

-----------------

依然是广告:


通贩地址:预售

本宣走这里

剩下的本子数量不多了,请需要购买的小伙伴尽快了~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