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湮金风

冷逆时泪需关爱,请将心转评和投喂尽情丢过来。
微博:卷湮金风

© 卷湮金风
Powered by LOFTER

【生化危机】【ABO】Gulag For Private 第二十九章

设定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六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七夕,忙,把旧文接着更了吧。

下一章是完结,所以这章挺长的了。


        科尔古耶夫岛坐落于北极圈内,这座远离俄罗斯大陆的岛屿常年被冰雪覆盖,满布的冰碛丘陵和潜藏于冰层下的沼泽让这里险象环生。因此,尽管这里的极光曾让无数人透过图片啧啧称奇,但鲜少会有人乐意光顾。一半是因为危险,另一半则是因为在三四十年代的时候,这里曾是苏联时期的集中营。莫须有的罪名和腐臭的尸骨让这里几乎寸草不生,只有冻原苔藓还乐意在这个极寒的地方落地生根。 直到现在这座被废弃的集中营还坐落在岛上的最高处,虽然破败却依旧高耸的围墙严严实实地挡住了所有蠢动的好奇心灵。科尔古耶夫岛实验基地正是利用这座破落监狱改建而成。

        现在是九月,极昼刚刚从这里离去,即使如此,当克里斯乘坐快艇登陆时他仍觉得这里的寒冷刺痛骨髓。为了保密安全,只有克里斯、里昂、杰克和皮尔斯四人能够参加这个任务,其他人都被埋在鼓里。起初皮尔斯还犹豫着自己参与这次行动是否会再度出现与上次一样的失控状况,但杰克却不以为然:“你有我在。”年轻的Omega摩挲着对方的胳膊,“我会看住你的。”

        他们乘民航飞机分别转机前往附近的城市,再换乘自驾车开上数百公里才在摩尔曼斯克会合,租了一架快艇前往这座孤岛。装备是里昂利用萨沙在战时留下来的人脉从俄罗斯军方手上搞到的,能最大限度地保障情报安全。等他们登上岛屿,已经是三四天之后的事情了。常年的冰天雪地让这里的峭壁闪耀着森然的白光,登山变得更艰苦卓绝,为了减少打草惊蛇的可能,他们甚至必须攀要在光滑得毫无落脚之处的岩壁上躲开不时扫射来的视线。

       依仗着年轻与灵活,杰克率先窜上崖顶,猫腰从背后把巡逻的士兵抹了脖子拖入石头后时才挥手招呼其他三人上来。

       “这里的守卫怕都是像这样的BOW。”克里斯摸了摸被击杀的守卫,掀开他的头盔,示意另外三人过来看。那是类似J'avo一样凄惨的面孔,复数对的五官扭曲地排布在拥挤的脸部,迅速地在冰雪里冻结成晶莹的柱体后化为灰烬,只留下一团皱巴巴的防护服。其惊悚甚至让四名久经沙场的老兵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看来我们今天要干掉不少只雪宝了。”里昂一撇嘴。

        “那是谁?”三人齐齐问道。

        “冰雪奇缘?艾丽萨的魔法城堡?都不知道?说真的,你们从来不看迪士尼的吗?”


        作为家族近年来最重视的工程,这里的安保严格到令人难以想象,几乎每隔十几米的距离都会有一名在衣服上加装了生物识别装置的BOW端着枪来回踱步,比较容易被入侵的通风管道也全部加装了红外扫描装置,可以想象这项工程上投入成本到底有多巨大。

        克里斯咔哒一声弹开上机匣卡笋,给手头的AEK-971[1]换了个弹夹,转头无声地比了个纵队前进的手势。

        监狱内要他们想象的要冷得多,或许是为了保证BOW卫兵们的活性维持在一定程度,也或许是因为这里曾无辜冤死了太多活着的灵魂,总之,就连出生在冰雪国度的杰克都不得不颤栗着裹紧了身上的衣物。他们瞅准时机绕过轮班的守卫,里昂骇入闭路电视让它循环播放无人的视频,杰克的作风倒是雇佣兵式的简单粗暴,直接绑架了几个BOW,趁着生物识别装置还没报警的时候将他们敲昏扔进杂物间里。

        “这是最后一单,”年轻人拍了拍在杂物间蹭上的灰尘,“以后再给BSAA干活我一定要收费。”

        里昂笑起来:“要是皮尔斯回了BSAA,给他干你也要收费么?”

        克里斯差点没拦住上来就要动手的杰克。


        实验所是在监狱的基础上改建而成,一半是挖空了山体埋在地下,另一半则要向上走,建造在斯大林式审美的巨构塔型监狱内。根据地图显示,下层的部分主要用作实验基地和物资存储中心,塔型区域则是资料库和人员居住区。

        里昂皱着眉头:“他们想过没有,这样造房子要是底下被BOW搞塌了,所有人都得完蛋。”

        “或许他们就希望那样。”克里斯撇了撇嘴。

        他们在子夜的时候潜入到靠近监狱中心的位置,克里斯趴在一个掩体后面,拿着望远镜观察着远处碉堡上的人员配置。寒风从北冰洋上刮过来,永冻层的刺骨冰寒嗖嗖地泼溅在他们身上,远处的塔狱形同趴伏在地的巨人,远光灯勾勒出它肌肉虬扎的棱角,在漫天的星点下虎视眈眈。“探照灯三分钟一个来回,加上卫兵巡逻的间隙,我们只有两分钟用来潜入。”克里斯总结道,“时间太短了。”

        里昂张口正想说什么,夜空忽然亮了起来,一弧绿色的光划过天际,紧接着是大片的光辉,五彩有如丝带泼洒开来,带状的极光舒展起层层叠叠的衣褶,妙曼的河流在幽蓝的夜幕间缓缓流淌,渐渐化成圣像光那样的火焰形状。

        “火炬将引领死者的魂灵升入天堂。[2]”里昂忽然想起了这个爱斯基摩人的传说,“看来下面要发生点什么了。”

        “乌鸦嘴。”杰克白了他一眼,握着身边皮尔斯的手。

        BOW们也像被这奇异的绚丽景象吸引住了,甚至有人放松了手中的武器。

        “真是可惜了,这样的景色只有我们和一群不懂审美的BOW能看见。”里昂又忍不住点评到。

        “等等。”克里斯抓着望远镜,拍了拍美式幽默爱好者的肩膀,“我看见有BOW取下了头盔——”他忽然住了声,所有人都看见他像情绪失控般止住了呼吸。

        “怎么?”里昂飞快地夺过望远镜,愕然地从镜头里注视着巨塔上那个摘下头盔的BOW——或者说人,他有着阿尔伯特·威斯克的脸,有着和他一样在夜空里都能熠熠生辉的金发以及不近人情的淡漠表情。“好了,目标找到——”他同样不由自主摈住了呼吸。

       “又怎么了?”这次是杰克,他从望远镜里看见的不是一个威斯克,而是两个,或者说更多,巨塔上有几名长相全然相同的人同时取下了头盔,露出那张克隆般一致的英挺面容。

       “开什么玩笑!”


        他穿着白色的病号服被枪顶着向前走,蒙着头,黑布袋口死死地勒住方才被掐紧的喉咙,从天花板上有些灰尘扑簌簌地落下来,一些较大的颗粒砸进头发里令他发痒。即使药物带来的朦胧感仍未消散,他还能听见炮火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他们来了,威斯克想笑,而这个笨蛋还准备带我过去。

        ‘家族’完了。


        在他们震惊的时候,探照灯忽然指向了他们躲藏的方向,一个威斯克立刻看过来,然后比了个进攻的手势,紧接着是枪口齐齐地指过来开始暴怒地咆哮。他们一探出头就有几十枚子弹打向头顶,但不探头的话背后也正有BOW包抄过来。

        克里斯意识到他们该死地被包围了。

        他开始打出几点盲射,但很快判断出这个距离下AEK-971实在没什么效用,而狙步射速太慢也来不及抵挡敌方的攻击。有人向他们投了一颗手雷,被杰克眼疾手快地丢还回去。爆炸轰隆隆地在半空响起,一阵尖锐的耳鸣声让他们血脉喷张,差点停下了射击的动作。

        “想想办法!克里斯!我只擅长CQB战术,城市战你比我熟!”里昂丢出一枚闪光弹,趁着敌人眼盲的时候他们换到了一个新的掩体。

        “我有个办法。”杰克忽然发声,他一把抓住皮尔斯的左手,在Alpha诧异的目光下将掩藏着丑陋瘢痕的袖子卷上去,“我需要你帮我。”

        皮尔斯忽然战栗了起来。

        Omega开始散发出温和的抚慰气息,牛奶的芬芳仿若有形一样围绕着他的Alpha,“你的电流足够引起一场大范围的爆炸,为我们赢得更多时间。”他抚摸着皮尔斯的手臂认真说道。

        “不,我——”Alpha飞快地摇头,“我不行,我会失控。”

        “你不会,”Omega握住对方的手,低下头用鼻尖蹭了蹭,“我在这儿,我抓住你了。”

        Alpha依然没说话,只是向他的队长投去求救的目光。

        然而克里斯没给他解围,他诚恳地冲两个年轻人点头:“按他说得做吧,尼万斯上尉,我相信你们。”

        里昂也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予鼓励。

        “相信我,”杰克用另一只手捧着Alpha的脸,他看见Alpha清澈的双瞳,那里写满了百转千结,“你可以的。”

        下一刻,他们交叠在一起的手按在地上,地上的冻雪急速融化,荧蓝色的闪电沿着细小的水流在四周哔哔啵啵地炸开,轰鸣声在BOW的惨叫中冲天而起。


        他听见有人正在推开门,随即有人摘了蒙着他的头套,让他看见门外的战斗。那是如此绚丽的景象,斑斓的极光犹如后现代的油画涂抹在夜幕的边缘,而地面之上,爆闪的弧光交相辉映,莹蓝和五彩在天际线接驳,形成一道环绕监狱的利刃割开夜幕。在此刻,惨叫与嘶吼反而像是这惊天巨作的陪衬,无一丝恐怖,仅剩下对大自然恢宏奇观的赞美。

        “出去,然后按我说的做。”男人附在他耳边说。


        辉光散去的时候爆炸也停止了,杰克来不及掸掉身上的灰尘就急着去看Alpha的状况。皮尔斯看起来没事,只是呆滞地看着他,他摸了摸对方的手,胳膊,接着是脸,胸,腰,当他摸到屁股的时候对方终于反应过来捉住他的手:“你干什么?”

        “你没事!”杰克惊喜地叫,“你没事!我们活下来了!”他几乎压抑不住身体内的颤抖。

        “啊,是啊。”皮尔斯这时才回过神来,保持着跪在地上的姿态抬手将他摁进怀里,“我们活下来了。”

         然后放大了的掌声从远处响起:“真是出奇的谋划,携带BOW上战场?这样的BSAA和我们有什么区别?”一个声音从巨塔的天台上传来,四人纷纷抬起头,克里斯发现那就是先前带走威斯克的高大男子,“我给你们介绍一个人。”居高临下的男人从身后推出了一个人。

        他推出的是阿尔伯特·威斯克。Omega看起来比半年前更加瘦削,单薄的衣衫被大风扬起,紧紧地贴在他干巴巴的身体上。

        克里斯心头莫名一紧。

        “阿尔伯特·威斯克。”

         克里斯攥紧了拳头,头脑里一阵尖锐的呜鸣,他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然后想起来当年他也是这样见到了在威斯克手下的吉尔。

        Beta猛的开枪,子弹激射而出,皮尔斯眼疾手快地伸手拦住他。

        他失败了,男人带着威斯克闪了开去:“你得听我说完,先生。你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哦,对,当然,很抱歉抄袭了这位的剧本,”他拍了拍威斯克的肩膀,Omega仍旧面无表情地直视前方,“来看看我们的新产品实验数据如何?”

        “开始吧。”他对着克隆体说。


        爆炸在BOW的身上接连响起,或许这不该称之为爆炸,而是称之为变异。克里斯看见那几名克隆体齐齐举起手对着爆炸后肉块一般的尸体,紧接着尸块中生出无数手、脚、面孔、囊肿,在变异时它们开始飞速地聚集,紧接着又是变异,生出衔尾蛇的触手、维罗妮卡的根须以及穆塔的菌体结构。巨大的怪物从尸水上诞生出来,无数张面孔一致地发出冲天地咆哮。

        子弹立刻倾泻而出。

        但是毫无作用,巨大的怪物抡起触手投向他们,根须扎进地底,又刺出地面,落点精准而迅速,克里斯被甩出去掉在地上,脊背发出不堪重负的嘎吧声。

        皮尔斯飞快地冲过去,释放出几道电流挡住接连冲过来的触手。

        趁着攻击的档口,里昂注意到那几个克隆体齐齐指着他们躲藏着的掩体,“我觉得是克隆体在指挥这玩意!”他吼道。

        “距离太远,我们没办法绕过这个怪物干掉几个克隆体!”克里斯吼回去。

        “我们掩护你!”杰克一边帮助皮尔斯引导电流一边回应,“别手下留情!”他冲着跑远的克里斯喊。


        当克里斯从背后爬上被炮火浸透的巨塔时剩下的三人恰巧被怪物甩到巨塔的脚下。三人立刻转身沿着墙壁开始飞快地往上爬,怪物的每次攻击都从他们身后擦过去,但每一下都从巨塔上挖走一大块砖石。

        塔狱很快开始摇摇欲坠。

        “停止攻击!停止攻击!”男人得意的笑容突然破裂,他的嘶吼在隆隆的巨响中显得分外无力,没有克隆人听从他的指令。

        克里斯攥着手枪站在出口,地面摇摇晃晃让他只来得及保证自己的平衡,他看见男人转身逃跑,脸上写满了惊慌失措。

        “你真是蠢货。”另一个声音从男人背后传来,紧接着是克隆体齐刷刷地转身,下一刻巨大的触手从天而降拍打在巨塔的天台上,护卫男人的BOW在一片惨叫中被甩上天空又砸落在地,一滩滩肉泥在空气里扬起一片血腥味。

        “你干了什么!”男人惊慌失措地转头咆哮。

        克里斯的目光顺着他落到威斯克的身上,他看见Omega露出得逞的笑容,瘦削的脸上飞扬起真正掌控一切的神采:“我控制了你的新产品。”

        下一刻无数的触手毒刺一般射穿了男人。

        他从正在倾斜的巨塔上倒下去。

        家族陨落了。


        巨塔正在倾斜。构成这座建筑的青石扑簌簌地开始往下落,砸中地上堆放着的弹药,黑烟和火光冲天而起,爆炸加速了高塔的坍塌。

        这是个恶性循环。

        克里斯抓住天台的边缘,他站不稳当,像一片树叶在呼啸风中似的摇曳,Beta的目光牢牢地揪住威斯克,而对方的目光也看向他——那里平静如水,没有汹涌的波涛也没有愤恨的红光,Omega就像身处平地一样站在天台的那一侧,背后是与他一同陷入沉默的巨大怪物。

        这让他忽然有些愣神,那个人像威斯克,又仿佛不像,而他也是,他觉得有什么东西正在变化。

        “杰克!”一声惊叫忽然让他找回心神,他看见皮尔斯站在天台一角探出半个身子,里昂正从后面死死拽住他,与他一同在倾斜的巨塔上向下滑。

        杰克的吼声从塔外传来,在坠落的石块间他的声音断断续续:“放手!你抓不住我!”

        “不!”皮尔斯咆哮回去,“我绝不!”

        克里斯立刻动了起来,他跌跌撞撞地向三个人的方向摸索,正在倾斜的巨塔让他的行动举步维艰。

        然而怪物也动了起来,巨大的触手飞快地向杰克的方向甩了过去。

        “威斯克!”克里斯难以置信地咆哮,“他是你的——”他瞠目结舌。

        触手用意外轻巧地动作卷住了杰克,将他送回地面。

        克里斯立刻扭头去看Omega,对方的表情意外地冷漠,就仿佛刚才的救援并非出自他手。“你——”克里斯嗫嚅地张开口。

        半空中嗖的一响忽然打断了他。怪物像是被什么击中一样惨叫起来,冲天的火舌在片刻间吞没了这个巨兽,哔哔啵啵的爆炸接二连三地想起,恶劣的血腥味与铺天盖地的蛋白质灼烧的气息蔓延了整座监狱。

        紧接着所有的克隆体都不受控制地尖叫起来。

        克里斯随之抬头向上,几架“短吻鳄”武装直升机从天边穿行而来,飞机上涂装着俄国空军的红色星星:“是俄军!”

        “该死地,动静闹这么大,他们不发现就怪了。”

        “别和他们正面撞上,走!”里昂咆哮。

        克里斯只是置若罔闻。在坠落的巨塔上,他望向仍站在另一端的Omega,那人也定定地看过来,“跟我们走!”Beta伸出手。

        威斯克摇了摇头。

        “别傻了!”

        皮尔斯听见声音,回头了然地看了看他们,“队长!”他焦急地喊。

        “跟我们走!”克里斯充耳未闻。

        “不。”这一次Omega给了他回答,“在BSAA手上和在其他人手上没什么差别,克里斯。”

        巨塔开始出现断层,裂缝在他们中间撕开,像一道不可逾越的天堑。

        克里斯最后看了他一眼,转头和另外两人一起跑了下去。


        他们逃出监狱的时候正听见高塔全然坍塌的轰隆声,克里斯被里昂推着向前走,却仍然禁不住茫然后望。

        “短吻鳄”悬停在半空,他看见威斯克挂在悬梯上,有枪口正从飞机上伸出来对准了他。

        “走吧。”里昂往他的方向撇了一眼,转头拍了拍他的肩膀。

        在他的脚下,一片被融化的水洼边有棵点地梅正在石隙间舒展开身体。更远处,泛白的天空里星光业已消散,只留下北极星仍在那个定点闪耀着。

        黎明正在到来。


tbc


[1]AEK-971:突击步枪,俄罗斯特种部队“土星”制式武器。

[2]爱斯基摩人的传说,他们认为极光是引领死者升入天堂的火炬。


---------------------

接着广告:

还有几本瑕疵本,瑕疵情况不重,不影响阅读,求哪位太太好心带走吧

不想糊墙。

地址戳:地址


评论(7)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