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湮金风

冷逆时泪需关爱,请将心转评和投喂尽情丢过来。
微博:卷湮金风

© 卷湮金风
Powered by LOFTER

Empty String 03上【德扎伪赛博朋克AU】【扎主教扎,阿科主教阿科】

 

cp

扎主教扎无差,含有少量阿科主教阿科无差

警告

本文充斥着各种民科科学与诡异的赛博朋克以及各科幻作品交杂,同时各版本德扎与历史向内容穿插,时不时有其他音乐剧甚至历史人物客串,总之十分混搭,请洁癖们往下看之前慎重考虑。

简介

黑镜梗,假如未来莫扎特和科洛雷多被利用AI复制了。莫扎特记得一切,但是科洛雷多并没有。

主要人物形象来源

莫扎特:历史形象+06版+15版

科洛雷多:历史形象+15版

阿科:15版+06版

死神:K少在俄罗斯某个带妆演唱会上唱当我想跳舞时那个神奇的西斯领主斗篷SM爱好者形象+05版

鲁契尼:05版

-------------




第三章 上 



        那场闪电战摧毁了原本就岌岌可危的一切。在一天之内,无数装配成类似铋晶体单晶形状涂装着炫光迷彩的外星飞船从云层夹缝中一闪即逝的爱因斯坦罗森桥里扑下来,昙花一现的阳光在瞬息间就隐没在遮天蔽日的黑暗中。首当其冲的是包括新萨尔茨堡区在内的一众平民区,那些原本以安置过多的底层人口为目标而建立的摩天高楼成了最优秀的威慑打击目标,接连的倒塌让雨一样扑簌而下的残骸淹没地表,一日之内的伤亡人数甚至超过了当年市中心医院接收的所有工业废气致病者数额。军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第一天几乎是在被追杀的情况下度过,直到次日才勉强展开互有输赢的拉锯战,将那帮该死的外星人堵在市郊。

        而HvG32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在狼狈逃回小约瑟夫爵士的大宅时发现门口挤满特警和调查局那些西装革履的工作机器,这才知道自己赖以生存的雇主在战争降临前一刻被谋杀了,连带着整个宅邸内所有的雇员和监控记录一起葬身火海。而小约瑟夫爵士——这名泛地球联盟的空军一把手,无疑用他的死亡逃过了战争预警失败的问责。在给了一名还算熟悉的中层军官几个方便变现的古董后,从只言片语中梳理出事实的HvG32立刻想到了那天午后钻进爵士会客厅的怪人们。该死的他逃过一劫,此刻绝对不想再惹祸上身,更何况小约瑟夫爵士虽然创造了他,可他们之间并不拥有金钱以外的关系。

        “你应该试试入伍,”那名收受贿赂的空军少将在烧毁的宅邸前抽着价值千金雪茄对他说,“听着,我知道爵士没有将你的再生体身份记入档案,也没有给你植入再生体监控。从资料上来说,你是个自由人。”他谨慎地观望四周,然后对着HvG32眯细的眼睛点头:“他送你去过军校,我看过你的档案,你的军事素养就算是在那些军二代三代子弟里也称得上数一数二。我不知道在军校的学习你现在还记得多少,但这种时候,”他指了指不远处的天空,HvG32顺着他的目光往回看,漫天的硝烟正四处肆虐,空气浑浊压抑一如既往,“我不想放过任何一个可能的人才。对了,你有假身份么?还是需要我帮你搞一个?”


        三天之后,在一系列紧密的考核和造假报告之后,HvG32拿到了入伍通知书,然后神使鬼差地在签名栏里提笔写上希罗尼穆斯·科洛雷多的名字。

        现在,HvG32和他的任务随着小约瑟夫爵士的大宅一同湮灭了,一名叫做希罗尼穆斯·科洛雷多的空军准尉正式登记在案。

        五天之后,随着战时内阁的建立,希罗尼穆斯拥有了属于他自己的突击小队,利用单人飞行器的高机动性切分击毁那些落单的敌军小股部队。一个月之内,他和他的小队因为低战损和高胜率拿到了第一枚银制勇敢奖章【1】,三个月中他们连升数级直隶于空军总部,中途填补进来的参谋【6】阿科理所应当地兼任了他的副官。一年后希罗尼穆斯在灰色军礼服的胸口佩上了大十字级玛利亚特·蕾莎军事勋章的星芒章【2】,并在同一日随着上司的战死荣升中校,整个空军部里唯一能与他火箭般的蹿升速度一较高下的只有一名操着浓重意大利口音法语的妹妹头矮个子【3】。也直到他的小队捉住了一名敌军的中层军官后,扒下对方那层怪物的外骨骼生物装甲后,他才陡然发觉早就葬在六尺之下的小约瑟夫爵士当天接待的那帮人——他们穿着同样的制服,没准他的前上司真的是共犯,而希罗尼穆斯——一名在任何战前会议都说的上话的中层军官,绝对不乐意在这种时候横生枝节,于是这件事也被彻底压进心底,HvG32干干脆脆地消失了。


        战争令他疲于奔命,而胜利更需要他绞尽脑汁。在没了小约瑟夫爵士催命似的唠叨后,希罗尼穆斯已经很久没想起他那个寻宝任务了,而他的旧日身份和那名年轻再生体的奇妙音乐,用他自己的话来说,“除了作为失眠冥想别无它用。”当然,搬离了原址的赫布科技也是诸多原因中的一项。

        因此,希罗尼穆斯再次遇到沃尔夫冈的时候已经是来年的早春了。战局在那个时候已经稳定在平流层内,下一步是将那些会间歇性开启小型虫洞的传送装置和他们的驻军赶出大气圈。在某场战事后的休息日里他得以抽空离开位于新哈布斯堡的地下军事基地,耳机里播放着去年利用重演技术修订的《俾斯麦大传》的有声书,前往新维也纳的旧屋子里偷得浮生半日。


        他是在两个街区开外的一家露天咖啡厅看见那名叫沃尔夫冈的再生体的。彼时这个小子正歪歪扭扭地靠在阳伞杆子上听一个花围巾手舞足蹈地唠叨,依然顶着脏辫敞着初见时穿得那套红风衣。虽是清晨,可阳光从未显露神威,积年的灰雾依然在每个干燥的日子统治着地表,而这小子就像从没上过环境卫生课一样大喇喇地将自己暴露在空气里唾液横飞,浑身上下都透露出和这糟糕天气格格不入的舒爽感来。在他旁边,essence彩妆【9】的巨型广告正在进行早间例行调试,空气间旋转的虚拟花朵植株显示出数据丢包一样的频闪和波动,给年轻人的头发染上一层不断变换的粉彩。

        在某种不情愿心情的指引下,希罗尼穆斯将半张脸埋进竖起的羊毛领子里想绕开这片小地方。但沃尔夫冈在第一时间发现了他,年轻人直起腰愣愣地瞪过来,像是花费了不少力气确认他的存在:“真的是您!”他在对方热切的目光中停住脚,两人隔着几张桌子对望,希罗尼穆斯隔着灰黄的尘埃颗粒看见青年轻微战栗的双唇。“我可好久没见到您了。”他听见一声喟叹。

        他放任年轻人走过来,拽着他的大衣把他扯进浮了层灰的座位间:“这是伊曼纽尔,独立记者和专栏作家;”希罗尼穆斯看见那名花围巾点了点头,怀疑他这种糟糕的品味是否会延伸到他的文字中,紧接着他听见沃尔夫冈略微迟疑的声音,“伊曼纽尔,这是——”

        “希罗尼穆斯·科洛雷多。”他伸出手,一旁的青年发出类似噎住的短小吸气,而伊尔纽曼则意味深长地来回看了他与沃尔夫冈几眼后才堆起笑意回握住他。

        “很荣幸,中校先生,”他回答得不卑不亢,远比沃尔夫冈要得体的多,就是恭维话有点过,“我和沃菲在转播中全程见证了您是如何将那些长得跟中了毒的蛇尾兰【4】一样的外星人赶回去的,那真是精彩极了。要我说,您的玛利亚·特蕾莎勋章实至名归,他们应该将空军全部交到您的手上。”

        希罗尼穆斯给了他一个稍显尴尬的笑容,他们身上浓重的酒精味透过厚实的口罩骚挠着鼻息。这种咖啡厅往往在夜间充作廉价酒吧,以这两人目前亢奋过头的样子来看,显然不是只喝了一时半会。果不其然,在沃尔夫冈想说些什么时那名叫伊曼纽尔的很快打了个哈欠:“我得走了,回去把这夜听到的消息整理整理写个新稿子出来,”他大喇喇地将双手一左一右揽住在两人肩膀,希罗尼穆斯试图后退半步却被扯得更近,“明天见!沃菲!啊对了,中校,要是你有独家新闻,请一定别忘了我!”在一阵猛烈捶打后,半醉的花围巾哈哈大笑着走开,总算是让希罗尼穆斯避免了脱臼的命运。


------------------------------------------

【1】1789年神罗的约瑟夫二世皇帝设立的勋章,分金银两种级别,用于奖励作战英勇的士官和士兵。

【2】设立于1757年,由奥地利皇后玛利亚·特蕾莎首次授予,对象为“对一场战役至关重要的军官”,是神罗和奥匈帝国时期奥地利军队最高荣耀。

【3】如果有关注拿战的话可能会知道,在当总司令初期,拿破仑仍然留着他那个爆炸可爱的妹妹头。关于科洛雷多的军事水平,虽然我写是这么写,但说实在的,他的才能肯定是没本事和店长一较高下的。

【4】我臆想中外星人的形象各位可以参考星战旧正史中的遇战疯人。

【6】阿科作为参谋长的职责参照卡尔大公在1805年重编的奥地利军队参谋体系,在当时参谋除了参谋职务同时也作为副官使用。

【9】德国一个主打纯植物的彩妆品牌。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