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湮金风

冷逆时泪需关爱,请将心转评和投喂尽情丢过来。
微博:卷湮金风

© 卷湮金风
Powered by LOFTER

Empty String 03下【德扎伪赛博朋克AU】【扎主教扎,阿科主教阿科】

  三上

cp

扎主教扎无差,含有少量阿科主教阿科无差

警告

本文充斥着各种民科科学与诡异的赛博朋克以及各科幻作品交杂,同时各版本德扎与历史向内容穿插,时不时有其他音乐剧甚至历史人物客串,总之十分混搭,请洁癖们往下看之前慎重考虑。

简介

黑镜梗,假如未来莫扎特和科洛雷多被利用AI复制了。莫扎特记得一切,但是科洛雷多并没有。

主要人物形象来源

莫扎特:历史形象+06版+15版

科洛雷多:历史形象+15版

阿科:15版+06版

死神:K少在俄罗斯某个带妆演唱会上唱当我想跳舞时那个神奇的西斯领主斗篷SM爱好者形象+05版

鲁契尼:05版

-------------

        “您是不是忘记那个做了一半的‘疗程’了?”沃尔夫冈在目送对方走远后开口,欢快的青年瞬息间沉郁下来,“我以为您再也不会出现了。”

        “你们搬家了。”

        “地址您可以问鲁契尼要啊。”

        “我很忙。”

        “可您总有空闲。”沃尔夫冈扁扁嘴,有一瞬间希罗尼穆斯怀疑他为什么要陷入这种看起来像是小儿女撒娇的对话中,但对方期待的眼神让他不得不沉默下来。

        酒气在粉尘味里格外让人不安,早春料峭,风卷着尘埃粗糙地划过脸颊,他瑟缩了一下,听见青年含混地嘟囔:“没想到您真的会用这个名字,我第一次听到的时候都惊呆了。我还以为您——”最后几个音静悄悄地滚进空气里

        科洛雷多忽略掉对方的这点犹疑,他一向单刀直入:“我查过资料,在莫扎特时期有几个也叫希罗尼穆斯·科洛雷多的人,其中一个还是他的前上司。我很想知道,你是基于什么原因告诉我这样一个姓氏的?”

        沃尔夫冈伸向桌前咖啡的手突然冻住:“我,我就是突然想到——”他说的扭扭捏捏,自然得不到对方的认可。

        “不想说,还是不能说。这是我的姓,我想我有资格知道背后的故事。除非你告诉我你是不满意托德先生的领导力想跳槽。”再生体抱胸而站。

        “你什么时候能不这么狂妄!”青年立马愤愤然地跺脚尖叫起来,“如果是为了赞美您,我该建议您改姓海顿!”

        希罗尼穆斯对他做了个不置可否的摊手动作。 “听起来你和我很熟?”

        “当然!您可是——”青年一瞬间意识到什么,在对方的逼视下他强行咳嗽了几声,“我看了有您出镜的所有直播和转播!”

         “那真是很抱歉给你留下这么差的印象,我还以为你很盼望我呢。”他在心底翻了个白眼,现在好了,扭捏小儿女干脆变成不讲理的吵架了。他们互不相让地瞪了好一会儿,先服软的依然是希罗尼穆斯,他循循善诱:“沃尔夫冈,你不知道我编号——它们恰好是这个名字的缩写,我不希望这是个巧合。”巧合总是悲剧的先兆,这几乎是大部分再生体的共识,但希罗尼穆斯不确定那小子懂不懂这点,“我需要原因。”

        “一个熟人,他——”沃尔夫冈松开绷紧的双肩,神色却难以言喻,“他离开了。你其实,挺像他的。”

        “好吧。所以这是个巧合。”他喃喃自语。理智告诉他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实际上,沉下去的心脏却让他笃信这是个不太妙的预兆。或许是针对过去,也可能是隐射未来。他的职业——那几个科洛雷多中有一个就是将军【5】,而且也和一个意大利矮子打得不可开交。

        “可我不觉得这有什么关系。”沃尔夫冈叹了口气。他居然会叹气?希罗尼穆斯从沉郁中抽回神惊愕了片刻,直到敲击声在耳边响起。沃尔夫冈捧着冒热气的咖啡杯,手指在杯垫上扣出蓝调爵士的韵律。“怎么样?”对方提问,他意识到这话是说给他听得,“我拿那天的事情写了几首曲子。”半醉青年有着看向他的灼灼目光,敲击瓷碟的细长手指突然加速,几个紧锣密鼓的重击敲下,和当日他们他们在监控中看到的攻击节奏相仿,“要听听看吗?托德把公司搬到这附近了,走过去就行。”


        希罗尼穆斯点了个头立刻被青年扯着向前走。沃尔夫冈看起来瘦弱,但力气却着实使他惊讶,几乎是硬生生地将他拖出了上百米后才让他有机会挣脱束缚:“你不去会后悔的。”

        “那你就该好好带路,我又不会中途溜了。”希罗尼穆斯翻了个白眼,这倒是使一直看起来闷闷不乐的年轻人出人意表地开怀大笑。他跟着青年跌跌撞撞地钻过拉格本街,躲开饥饿多时的扒手和那些举着“弥赛亚已至”灯牌的流浪汉,看见沃尔夫冈掏出几块酒心巧克力丢过去大喊“所以让我们再跳一支舞!”

        紧接着他们由路过设立在街尽头的征兵所,从乱糟糟的队伍中挤过去,被几个发现他的新兵大声喊名字,他只能稍稍停下脚步回以一个礼貌性的微笑。但沃尔夫冈没给他休息的时间,青年以一个醉汉所能采取的最高速度雀跃着向前跑,口中的歌谣以这个音乐人的标准来说可以算得上荒腔走板。

        希罗尼穆斯不得不全神贯注紧跟上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塞了满怀的末日狂欢花车游行的宣传广告。他甚至撞到过一个站在凳子上大声宣称自己推出一种神奇的算式并成功预测了每一次敌军虫洞出现位置与时间的疯子,而周围人的赞誉与喝彩让他目瞪口呆到慢下脚步。狂欢的霓虹盘旋在街上,微弱而璀璨。

        就像是一场战争在将地球炸到天翻地覆的同时也将他身上的虱子也炸到精神错乱一样,所有人都在一大早就疯了一样将千奇百怪的观点抛上街头,生怕来迟了占据不了一亩三分地。


        几分钟后希罗尼穆斯就意识到他和沃尔夫冈这场赛跑也好不到哪里去。

        让醉酒者的精神亢奋起来的结果就是在带路的时候会忘记一些重要的东西。他们在穿越某条全面监控不怎么关注的阴沉巷子时遭遇了一群人,为首的系着绿色丝带的那个站在用几把椅子堆起来的高台上,义愤填膺地喊着些什么。

        希罗尼穆斯耸了耸肩,没去费神留意那些富有韵律的呐喊——自从战争打响之后,这些“新自由石匠”【7】们的呐喊就不胫而走,就连身处全封闭军营的军士们也听过几次。他们宣称这场战争是泛地球联盟高层的阴谋,为了夺取某些殖民星球的资源而做出的样子,这些人激进地表示这场战争只会让泛地球联盟内外的平民流离失所,继续丧失在这高楼大厦底层苟延残喘的机会。“战争只是吸血用的管道,”在一份军报中新自由石匠们的话被转述到,“赢了的话上等人们会有更多资源用来拓展他们的奢华,而输了则只需剥夺我们的金钱与性命。”他们宣称需要一个更透明的制度,这份秘密军报军报阐述到,并将所有加入对外星战争的人视为泛地球联盟真正的叛徒。【8】

        希罗尼穆斯在想起那些字句时慢了一下脚步,紧接着就有尖叫在耳畔响起。

        “他是科洛雷多!前天被全息报道的那个!”

        “抓住他!”

        人群躁动的声音从侧面和后方传来,他打了个激灵,空气中某种比灰尘还呛人的气息盘踞在身后,他不由自主张开口往后看。

        “别停下,跟着我!”沃尔夫冈年轻的声音在他即将陷入包围时伸进来,青年拉着他开始奔跑,“该死,我忘了这条巷子会有集会。”

        希罗尼穆斯加快脚步,紧紧跟随在他身后:“他们想干嘛?”

        对方没有回答,他只听见急速的喘息声,然后一切都在下一瞬从脚底爆炸的酒瓶中开始加速运行。他尽其所能地将自己的双腿舞动成车轮一般,亢奋的风几乎刺穿了他的耳膜,不灭的路灯在灰雾中飞一般后退,他跨过几个挡在巷子中间的杂物箱,蹭过阴湿的灰墙,偏头避开从身后飞来意图让他脑袋开花的东西。石匠们挥舞着他们的铁锤追逐着他,而他专注着前方领路的青年。他从未想过对方能跑这么快,那袭红衣穿梭在堆砌在墙边的杂物中若隐若现,像是红翅的蜜蜂掠过枯败的花朵直冲向远在天边的芬芳。

        他眨了眨眼,在某种令人迷茫的既视感中抿唇,压下那些因为剧烈运动而在喉头泛起的淡淡血腥。


        沃尔夫冈在转过一个墙角后猛然刹住脚步,“好了好了我跑不动了。”他呼哧呼哧地撑住膝盖。

        希罗尼穆斯回头看了一眼,那些跟在他们屁股后面的人已经消失。“我们安全了。”他以自己的职业素养下了判断,慢慢走过去拍了拍对方的背,湿透了的布料在他手底下发出让人尴尬的噗噗闷响,他抽回手,藏在身后擦了擦:“没想到你运动神经还挺好的。”

        “别提了。”青年保持着弯腰喘气的姿态挥手,“要不是你,我也不至于又遭这份罪。”

        “要不是你,我也不至于被追着满大街跑。”希罗尼穆斯抱胸而站,居高临下地白了他一眼。“听你的话,看来你很擅长跟他们周旋?”

        “啊哈!才不是他们,”沃尔夫冈终于撑着腰站起来,松弛后背时脊椎骨摩擦时发出细微的咔擦声响,“通常可是警察在追我。哦!等等,”他迅猛地往后跳了一大步,双手防御般举在身侧,只伸出右手食指点着对方的方向,“别教训我。我警告你,我不怕这个。”

       “我为什么要教训你?”希罗尼穆斯噎住似的皱眉,这个小子总是奇奇怪怪有着太多他看不透的地方,莫名地让人气闷,“我们好像不是很熟。你走不走,不走我走了。”他迈开步子,沿着人行道自顾自向前走。

        “唔,等等。事实上,”沃尔夫冈在他身后讪笑着摊手,“我们到了啊!”


tbc


----------------------------------------------------

【1】1789年神罗的约瑟夫二世皇帝设立的勋章,分金银两种级别,用于奖励作战英勇的士官和士兵。

【2】设立于1757年,由奥地利皇后玛利亚·特蕾莎首次授予,对象为“对一场战役至关重要的军官”,是神罗和奥匈帝国时期奥地利军队最高荣耀。

【3】如果有关注拿战的话可能会知道,在当总司令初期,拿破仑仍然留着他那个爆炸可爱的妹妹头。关于科洛雷多的军事水平,虽然我写是这么写,但说实在的,他的才能肯定是没本事和店长一较高下的。

【4】我臆想中外星人的形象各位可以参考星战旧正史中的遇战疯人。

【5】感谢欧美人喜欢用亲友名字命名的习惯创造了无数的戏剧性,亲王大主教科洛雷多的侄子也叫希罗尼穆斯·冯·科洛雷多,奥地利的步军上将,一生主要战绩体现在从法革到拿战期间数次反法同盟中,其中包括著名的莱比锡战役,战役中他一度作为当时的联军左翼总指挥官。在库尔姆有一座纪念他的金字塔式纪念碑。

【6】阿科作为参谋长的职责参照卡尔大公在1805年重编的奥地利军队参谋体系,在当时参谋除了参谋职务同时也作为副官使用。

【7】自由石匠指共济会,传闻最初法革时期无套裤汉们的行动就受共济会指示。ps:扎特是共济会成员。

【8】新自由石匠线所有动机和行为参考法革(仅参考致热月政变前的时间点)和1848欧洲革命。

【9】德国一个主打纯植物的彩妆品牌。

-------------------------------------

自我剧透以下,这文和DW17年圣诞特辑撞梗了。。。。。。

不过这梗也不算很新奇,所以,就这样吧,汗

评论(1)
热度(13)